【明報副刊】名利場中做自己 / by Vincy Chan

你會選擇成為沒有創作自由的超級巨星?或是忠於自己但星運平平的歌手?

我覺得如果因名氣而成為世界巨星,而沒有了「自己」,其實如一般打工仔一樣。我成為一位創作人是對音樂上的追求,而非名利,我只希望能夠專注和自由地創作音樂。

原文